那人,那路,那夢

作者:杜高鋒編輯:來源:東北大學更新日期:2018-12-20瀏覽次數:183

“人生路美夢似路長”,一路上因為有你,才有那路,我的夢。

小時候總幻想山的那頭會是什么,長大后才知道山的那頭有我還未走完的路,還有我那要追逐的夢想,而在夢的那頭是愛,是用愛心和責任匯聚成的涓涓細流。

當火車開出偏僻的貴州大山,駛向遼闊的大東北,我不禁回首驀望你,感謝一路有你,才有今天的我,我愛你——我的祖國。

我的家鄉在貴州銅仁梵凈山下的烏江河畔,依山傍水,青山綠水,在外人看來是一個美麗的世外桃源,卻不知有多少窮山僻壤,多少窮苦家庭,工業發展滯后,旅游業跟不上,絕大多數農村家庭只能靠外出打工維持生計。我從小就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,每次回到家鄉,我還是會仰望那些清脆卻又略顯蒼老的大山,我心里默念:唯有好好學習,才能看到山的那邊。

2017年的7月,我收到了東北大學的錄取通知書,當我滿懷喜悅,捧著錄取通知書回家時,命運卻和我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,我被告知母親患了嚴重的肺病,需要馬上住院治療,頓時晴天霹靂,我眼圈發紅,臉色蒼白,我不斷地告訴自己要堅強,最后還是忍不住回房間痛哭一場,淚水模糊了通知書上的字眼。母親治病的錢還沒有攢夠,我的學費在哪里,弟弟妹妹怎么辦,仿佛有一種無形的壓力時刻壓著我,我不止一次在想,我能做什么?我應該做什么?尤其是在爸爸看到通知書的那一刻,我永遠也不會忘記父親的喜悅與惆悵,他喜悅心情中透露出那縷縷惆悵,卻又假裝沒事的表情,告訴我不會耽誤上學。我知道爸爸已經拿出了家里所有的積蓄給母親治病,還在四處籌錢,那時我迷茫了,已經成年的自己,呆呆的站在那里,像個孩子迷失了方向一樣無助,我真的恨自己,恨自己為什么不能讓父母安心些,我恨只能向父母要錢上學的自己。我看著通知書想了許久,我想放棄了,想自己父母分擔,想等將來有了錢再圓自己的大學夢。

在我無助的時候,國家助學貸款給了我希望,學費暫時有了著落,我偷偷地申請了生源地助學貸款,直到最后說服爸爸簽字。時間不久,國酒茅臺向我伸出了援助之手,在申請審核后我得到了國酒茅臺5000元的上學資助,這時候我不再那么迷茫,而是更加深信不疑,永遠相信夢想,永遠熱淚盈眶。

 到了大學里,學校發貧困生助學申請的通知,我提交了我貧困生的申請,而不是聽周圍的人說助學金是發給特困生的,他們可能吃不上飯,交不起學費,這些補助對有的人來說可能還不夠他們吃喝玩樂,可對我來說卻是有了兩個月的生活費。經過選拔與老師的考核,我獲得了貧困生補助的資格。當我滿懷激動給父母打電話告訴他們這個消息時,我能感受到他們的喜悅。

不知不覺,我對我的大學和國家懷揣著一種特殊的感情,仿佛在哪里都能感受到家的溫暖,這是一種感恩,卻又比感恩更加強烈厚重,因為錯過了星辰大海,至少我還有你;錯過了繁花似錦,我還有溫暖而又靜謐的大學,懷揣著感恩之心走在校園夜晚的燈光下,我仿佛看到了青松在大雪中挺進,雄鷹在搏擊長空。

“寶劍鋒從磨礪出,梅花香自苦寒來”。每個人的出生都不一樣,生活的環境也不同,我不能去比較,甚至連相比的資格都沒有,有的人一出生就含著金鑰匙,一出生就在羅馬,而有的人出生連爹媽都沒有,我們不能總是去比較,更不能抱怨,我們應該感謝這個社會給了每個人去改變自己的機會,感恩有那么多的人和機構在幫助我們,我們應該活出不一樣的姿態。

我想不止是我,還有成千上萬的貧困學生享受著國家助學金的待遇,在風雨飄搖時,黨和國家沒有忘記我們,時刻關注著我們,助學金陪伴著我們成長,我們應該為這樣一個國家而感到自豪和驕傲。“春蠶到死絲方盡,蠟炬成灰淚始干”受恩于國家的資助,這樣的一種境遇,讓我比其他同學在學習中更加的努力,這樣的機會來之不易,雖然貧窮,但我的精神卻是無窮的,在受資助的時間里,我們更應該懂得珍惜,懂得回報,懂得感恩。

感謝有你,讓我有了走出大山的路;感謝有你,讓我能筑夢大學。

“讓我怎樣感謝你,當我走向你的時候,我原想攫取一枚紅葉,你卻給了我整個楓林;讓我怎樣感謝你,當我走向你的時候,我原想親吻一朵雪花,你卻給了我銀色的世界”。因為有你,才有了那通往夢想的路。

  • 圖說東大
  • 通知公告
  • 媒體東大
返回原圖
/

?

湖北快三